AI硬件元年的风,吹动字节

发布时间:2024年07月03日 来源: 字母榜 作者:赵晋杰 浏览量:94

眼看今日头条即将触达增长天花板,扩张压力之下的张一鸣,在2017年豪掷10亿美元收购了Musical.ly,并换来了帮助字节跳动构建一明一暗两条新增长曲线的两员大将。

同为Musical.ly联合创始人的朱骏,带领TikTok征战全球化;另一联创阳陆育则被张一鸣转岗至硬件业务,并告诉对方,字节未来的业务将 “由软到硬,由线上到线下”。

硬件,由此成为字节寻找新场景、拓展新用户的必要尝试。过去七年间,字节先后试水手机、教育硬件和VR等,却又相继遭遇挫折。

但随着生成式AI新技术的出现,屡败屡战的字节,又萌发了做硬件的新想法。近期,有媒体爆料字节已于4月份秘密启动AI手机研发项目。字节则对此辟谣称,并非在做AI手机,而是在探索基于手机的大模型软件解决方案,提供给手机厂商参考使用,并强调“目前并没有自己做手机并销售的计划。”


虽然无法通过直接销售手机创造营收,但字节依然没有放弃从AI硬件中寻找增量的机会。

在ChatGPT引爆新一轮AI应用热潮后,定位桌面机器人的小丽智造创始人兼CEO胡捷,就曾告诉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,为了在产品中接入外部大模型服务商,每年需要向对方支付数十万元费用。

相比胡捷,手机厂商无疑是一个付费能力更强的客户。IDC在对外发布的《AI手机白皮书》中披露,预计在2024年,中国市场的AI手机出货量将达到3700万台,到2027年,这一数字会增长到1.5亿台,届时AI手机所占的市场份额将超过50%。

这也意味着,想要向手机厂商兜售大模型软件解决方案的字节,迎来的将是一个至少上百亿的潜在市场。

今年2月份从PICO抽调到手机项目组的刘科,前段时间刚刚结束了与一家国产手机厂商的合作,刘科一方负责将豆包大模型能力落地到合作方的手机智能助手中,共同打造一些AI智能体应用。

随着越来越多3C厂商、互联网公司盯上硬件,业内逐渐开始把2024年视为“AI硬件元年”,手机之外,耳机、眼镜等也开始迎来一股AI改造风。

被传出研发AI手机之外,今年5月份,彭博社报道字节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中国耳机制造商Oladance。此举被外界解读为字节管理层看到了可穿戴设备成为AIGC服务平台的潜力。

在AI硬件上的多路出击,不由让人联想到字节奉行的“大力出奇迹”方法论。2016年的一场活动上,张一鸣曾对外提及,“最早是学打台球的时候听到这句话的,就是说用蛮力把球打进去。”

但随着张一鸣于2021年底隐退,梁汝波治下的字节,开始改换节奏,无边界扩张被聚焦主业所取代,“大力出奇迹”的方法论也开始让路于降本增效。

感受到公司管理层策略变化后的汪凯,在去年11月PICO大裁员中,并未选择如刘科一样坚守并等待新机会的到来,而是跳槽去了一家新造车公司,“(电动汽车)这是当下无可争议的硬件风口。”

汪凯的担忧不无道理。AI硬件是未来,但难成当下的新机会。“所以元年这个事,你可以参考SaaS行业,有人从2012年就开始喊SaaS元年,一直喊到了 2022年。”恒业资本创始合伙人江一如此形容。


在生成式AI助推之下,AI硬件快速崛起为时下风口之一,并引来互联网大厂和3C厂商等多方势力的同台竞技。

尤其在算力可获取性与AI体验便捷性上,可以直接在端侧运行大模型能力的AI硬件,有着无可比拟的诱惑力。

更重要的是,相比传统硬件,AI硬件的出现,有望带来交互层面的颠覆体验,“现在我要在公司内部跑一个流程,我可能要点七下。如果我改用AI硬件,通过语音交互就能一步完成,相当于是省去中间六步的时间。”在江一看来,AI硬件所产生的界面变革,最终将在用户侧带来效率提升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决定AI硬件能否得到消费者认可的一大因素,离不开对高频刚需场景的探索和开发,无论是互联网大厂,还是3C厂商,当下比拼的关键之处,还在于对消费者的了解程度。

基于此,包括字节等在内的互联网大厂,做AI硬件,其实“硬件不是它们的目的,场景才是,尤其是用户高频使用的场景功能,或者未被发现的高频使用场景功能。”江一分析道。

但想要找到符合大众需求的高频场景,并非易事。部分AI硬件的创新先驱,已经开始遭遇危机:打出“人工智能的iPhone”旗号、并拉来OpenAI创始人奥特曼站台的AI Pin,推出仅仅半年时间,背后研发公司Humane,便于5月份被曝出卖身消息。另一明星AI硬件Rabbit R1也被质疑套壳安卓。

因缺乏与线下硬件产品的刚需适配场景,从而导致进展不利的情况,字节早已在进军车联网时体验过一次。

2020年5月,字节向媒体确认,已组建车联网团队,并计划推出自己的车辆信息娱乐系统方案,实现旗下抖音、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在汽车终端落地。但仅仅是把抖音简单植入车机端,价值并不大,快手就是前车之鉴。2019年7月,快手与斑马合作,在斑马智行3.0系统中接入了快手短视频功能,并装进了上汽荣威RX5 MAX的智慧出行娱乐系统中,但用户反响平平,主要原因在于一来受限于场景。

有车联网产业链人士吴柯维告诉字母榜,更有价值的,是给车主提供一些能辅助驾驶安全的信息,“如果弄来弄去,只是在上面去搞一些娱乐,去刷个抖音,这事儿不靠谱。”这背后反映出的,恰恰是非刚需应用的场景移植问题。


AI硬件风口到来之前,字节曾找到过两个看似刚需的场景,并为之适配了硬件:一个是教育,一个是游戏。

在2018 年底耗费上亿元收购的锤子科技坚果手机团队基础上,字节组建了“新石实验室”,并将其打造成了公司的“硬件中台”。在团队磨合的两年间,新石实验室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、TNT 显示器新品以及音箱等周边产品,试图开发办公场景。

由于办公场景反响平平,“新石实验室”的重点被调整到了教育硬件赛道。2020年,字节正式推出大力教育,并同步发布了首款教育硬件——智能台灯。据晚点LatePost爆料,台灯之外,字节还在研发多款教育硬件,其中包括教育平板、口袋学习打印机、儿童早教机、词典笔等等。

作为字节旗下首款教育硬件产品,张一鸣显得颇为重视,不仅在内部评价“大力智能作业灯”是教育业务“蛮有亮点的突破”,还在2021年的字节跳动九周年演讲中,再次提及智能台灯,将其列为过去一年中公司取得进展的业务之一。

随着张一鸣重视程度的加强,到2021年1 月,新石实验室正式并入 Musical.ly联合创始人阳陆育所带领的字节教育硬件团队,后者也成为张一鸣钦点的字节教育硬件首任负责人,并向时任大力教育CEO陈林汇报。

但随着“双减”政策的出台,大力教育的内容化策略被按下中止键,陈林规划中的软硬一体化发展计划难以为继。

2022年7月,阳陆育正式从字节离职。字节的教育硬件梦也短暂停留在了智能台灯阶段,后续的一系列产品规划就此失去了登台亮相的机会。

但张一鸣硬件之心未死。2021年8月,字节豪掷数十亿元收购国内VR出货量第一的厂商PICO,试图复制被Facebook(后改名为Meta)走通的VR+游戏路径。

在收购发生前的2020年,一些头部VR游戏开始盈利,PICO创始人周宏伟提到,“其实用户量也就100万-200万,但盈利非常可观。”

在收购PICO的五个月前,字节刚刚以数百亿元的代价,完成了对游戏开发商沐瞳科技的收购。2019年发力游戏业务以来,字节自研团队朝夕光年内部也一直在进行VR相关业务的尝试。

但张一鸣的VR硬件梦再次折戟。去年11月,字节游戏业务大裁员,甚至一度爆出打包出售沐瞳科技的消息。

游戏内容受阻,PICO也难逃困境。同年11月,PICO也迎来大裁员时刻,波及近半数员工。

但从收购耳机厂商Oladance、传出研发AI手机的消息来看,字节在硬件方面仍保有一颗屡败屡战的心。


硬件之外,还有一个领域,字节同样保有屡败屡战的劲头,那就是社交。

抖音布局社交最早可以追溯到2018年,当年年末,抖音集中推出“抖音朋友”“抖信”功能。次年,抖音发布短视频社交应用“多闪”,被视为是对微信社交地位的一次重要冲锋。

“多闪”发展不及预期之下,进入AIGC时代,字节一如发现AI硬件新大陆一般,找到了重做社交的新思路,推出AI社交APP“话炉”,甚至还悄悄重启了被外界遗忘的“多闪”APP。

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汪天凡在接受界面采访时曾指出,字节需要社交这样的基础设施来增强竞争力,“头条一直有做社交之心,社交是比头条现在所有产品更底层的一个基础设施,如果没有社交,它会一直受制于腾讯。”

通过社交产品,字节不仅能打通各个产品之间的流量池,还可以进一步培养用户的忠诚度。在增强用户粘性上,硬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且作为线下场景的硬件,还能起到降低获客成本、增加流量曝光以及提高收入的效果。

即便是手握全球最大社交产品矩阵的扎克伯格,也难逃对硬件的痴迷。在2014年花30亿美元收购Oculus后,扎克伯格曾对外讲过一个观点:错过智能手机及其操作系统的设计,很多公司只能沦为谷歌和苹果的附庸。未来,只有有了自己的硬件平台及系统,才能掌控命运。

但AI硬件是未来,却很难成为当下字节能够抓住的机会,“因为这是消费者预期被严重透支的一个赛道。”江一认为。

包括苹果、华为等头部硬件厂商在内,对外宣扬的端侧AI功能,全都是期货。苹果在2024WWDC上发布的AI功能,只有极少部分会在2024年秋季上线,据科技记者古尔曼爆料,一些主要功能如Siri理解设备内容、语义索引、人工智能控制设备和屏幕感知功能等,则将推迟到2025年发布。

华为在6月份掏出的Harmony Intelligence(鸿蒙原生智能),部分AI功能也被延期到了2025年。

在智能音箱时代,消费者对AI的预期便曾被狠狠透支过一次,如今,AI硬件会重蹈智能音箱的前车之鉴吗?

参考资料:

《字节跳动研发AI手机?回应来了》第一财经

《AI手机白皮书》IDC

《Pico裁撤,字节VR大力没有出奇迹》智能涌现

《TikTok内幕:张一鸣的巨浪征途》张小珺

《字节跳动如何做教育硬件?》晚点LatePost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 字母榜客户端,不代表超天才网的观点和立场。文章及图片来源网络,版权归作者所有,如有投诉请联系删除。

0 0 0
有话要说 0 人讨论    94 人阅读

超天才网©2017 www.supergeniu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| 评论互动

超天才网©2013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09005826号 京ICP证130304号

关注我们: